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顾月生脸上血色瞬间全无,他身为秘法术炼师,自然知道精神空间的可怕。在精神空间之内,一切的存在都以对方意志为主,一刀下来,让你感受一万年的割裂之痛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你在里面承受万万年的痛苦,而在天武界中也许仅仅是一瞬间。
  再联想到刚才李云霄随手召唤他们,一指变换时空的神通,再也确信无疑,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诺亚之舟,那件可以容纳生命,自成一界的绝代玄器。他再也生不出反抗的念头,颓然道:“雨先生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是我师傅的朋友。”
  李云霄的身影浮现在他面前,皱眉道:“那个号称疯炼师的杰?他不是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吗?”
  顾月生露出震惊之色,苦笑道:“原来你连我师傅都知道了!不错,正是大家都以为死了的疯子术炼师。因为他的研究领域太过残忍了,所以多次被化神海下令禁止。可我师傅是什么人,岂会听那些无聊的命令,反而研究的越来越深了。最终遭到化神海的杀戮,运气之下捡回一条命来。这些年一直都在潜心继续研究。”
  李云霄冷笑道:“疯子杰的确是个怪才,当初我也见过几次。此人狂妄不羁,自以为是。不知道将精力花费在自我修炼之上,整天弄些旁门左道的东西,想不到现在还不知悔改。”他眉头微微一皱,又道:“不过化神海也的确迂腐了点。”
  顾月生大惊之色,骇然道:“你,你说什么?你见过我师傅?怎么可能?我师傅是三十多年前逃离化神海的。你不过是二十不到的年纪,休要胡说!”
  李云霄冷冷的看着他,道:“这些都跟你没关系,现在谈谈雨先生吧。他是什么人,又怎么跟你师傅认识的,怎么会在骷髅佣兵团。”
  顾月生只觉得眼前这人实在神秘的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二十岁不到的年纪,就有这样的修为,更是坐拥诺亚之舟,放眼整个天武大陆,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。心中生起一种无力之感,苦涩道:“雨先生是妖族的大祭祀。”
  “什么?!”
  李云霄瞳孔骤缩,骇然道:“怎么可能?妖族大祭祀不是数千年前就被顾青青镇压在五霞山中么?而且大祭祀的传承,必须是一脉相传,没有前人的传功,根本不可能成为妖族大祭祀!”
  顾月生露出愕然的神色,道:“你知道的这么多?这些我不也不清楚。只是听师傅如此说过。至于他们是怎么认识的,是雨自己找上门来的。”他突然笑道:“正所谓物以类聚,他们两个都是大变态啊!”
  李云霄点头道:“这倒是,你师傅专门收集器官,而那雨专门收集血液,的确是两个变态,很般配的一对。他们在一起,估计也是弄那些变态的研究了。”
  顾月生笑道:“不错,两人相互探讨了半年之久,做了无数的试验,似乎都收获极大。”说道这,他的脸色微微发白,似乎有些狰狞起来。
  李云霄露出怜悯的目光,冷声道:“想必……,你也是这半年内的试验品吧。”
  顾月生脸色大变,剧烈的颤抖起来,那一颗眼珠子暴涨开,越凸越大,一道道的青筋布满额头,整个太古天目霸占了半边脸孔,露出凶光。
  他狰狞的吼道:“你知道个屁!我是自愿成为试验品的!拥有这太古天目,就可以修炼古飞扬的瞳术,就有希望成为大术炼师!”那只太古天目中的诡异瞳孔骤然一缩,一股霸道无匹的精神力倏然射了出来,往李云霄的脑海中冲去。
  李云霄面色平静无比,一只瞳孔瞬间化作血色的弯月,在那血色的四周竟然浮现出一排排的蝌蚪文字,朝着眼眶蔓延开来,正是大衍神诀的经文。
  四周的空间一转,顾月生的精神攻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“你……,古飞扬的瞳术月缺!”
  他惊恐的大叫起来,眼中完全是难以置信之色,疯狂的吼道:“你怎么也会古飞扬的瞳术!你到底是什么人?这瞳术全天下应该只有我一人会才对!你没有太古天目,怎么可能施展的出来!”
孔子读书阁
孔子读书阁
铭华读书阁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http://www.aliclient.com

0 个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