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宇文翱脸色大变起来,在众人的目光下连连后退,惊恐道:“别过来,我的血怕你们吃了毒死你们!”
  符冰冷的说道:“刚才你竟然联合敌人对付我们,这笔账还没算呢!”他伸出大手一把抓了过去,将已经没有丝毫力量的宇文翱直接提到了雨的面前。
  雨看了宇文翱一眼,双眉紧皱,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,但殇的话他是十分相信的,取出数根放血的利器管子来,直接插入了宇文翱体内的动脉之中。
  宇文翱被符的气息镇压的难以动弹一下,那些管子冰冰凉的插入体内,虽然并不是很疼,但看着自己的鲜血如同泉水般涌了出来,还是吓得浑身哆嗦,连连惨叫不已,哀嚎道:“虽然我的身体是男人,但却是有一颗女人心,你们不能这么对我,呜呜呜……”
  “啪!”
  符觉得他太吵了,一巴掌直接将他扇晕了过去。
  很快,宇文翱的血液流失了大半,眼看就要装满了。雨取出一个阵盘来,在上面凝刻了几个古怪的符号,开始提炼精血,大量的血液倒入那几个符号上方,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凝而不散,形成一个滚圆的球,在不断浓缩起来。
  那宇文翱就像是抽掉了气的皮球,开始干瘪下去,身上的皮肤也变皱起来,似乎苍老了很多岁。那插入身体里的玄器很奇怪,除了吸收血液外,还将他的精元也随之抽取。
  殇淡淡说道:“别把他弄死了,以后可以养起来,慢慢的抽血。”
  黎愕然道:“雨,你这是旬空针吧?把他们的精元也随之抽去,再养出血来,质量也比不上先前了。”
  雨一脸平静道:“如果此人没其它用处的话,可以直接拿去炼丹。哪怕仅仅是武尊的实力,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会不错。”
  唐劫看他说的轻描淡写的样子,似乎好像经常做一般,浑身都是冰寒发冷。他焦急的朝四周望了一下,全是黑压压的灵鼠,不知为何还没有看到他们四极门的人。
  那团血球在雨的不断炼化之下,渐渐浓缩成了一个血珠子,几乎成了固态,看的唐劫一阵想呕。
  “差不多了!”
  雨拿起那枚小珠子放在眼前看了下,就直接仍入口中,咽了下去。
  黎道:“如何?”
  雨默默的闭上双目,开始感受起来。整个人十分平静,好像刚才吃下的只是一颗糖果,似乎没有任何作用。他微微耸起眉头来,促的紧紧的。
  突然间雨猛地睁开双目,爆射出一道奇异的精芒,眸子中一轮淡红色的光芒旋转起来,一闪而逝。心脏在这一刻跳动的极为剧烈,与血脉剧烈搏击相反的是,肉身却显得异常平静,而且很舒适。
  雨知道是血液起作用了,急忙盘腿坐下,用心调息起来。
  他身上的气息全部收敛,就好像睡着了一般,但那脸上的表情,却是扭曲到了极致,嘴巴不断的张开想要呼叫,却怎么也说不出话,痛苦的冷汗直流。
孔子读书阁
孔子读书阁
铭华读书阁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http://www.aliclient.com

0 个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